2021年12月5日航拍的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洋浦国际集装箱港日出风光。 [Photo/Xinhua]

专家说,脱钩将削弱应对科学共同挑战的能力

专家和科学家表示,中美科技脱钩将减少学术产出,扰乱全球创新体系,削弱两国科学界共同探索新领域和应对共同挑战的能力。

他们补充说,中美两国的科学实力和资源在许多学科上具有高度互补性,两国科学家应保持互利合作,尽管面临 COVID-19 大流行和美国政府的政治压力带来的障碍。

5月30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称,在过去三年中,中美两国在研究论文中申报隶属关系的学者数量均下降了20%以上。

该杂志称,去年美国和中国作者合作的论文数量也首次下降,并补充说,与中国和欧盟共同作者的论文没有出现这样的下降。

学者们表示,合作减弱的部分原因是 COVID-19 大流行期间的限制,但也是政治紧张局势的结果,以美国司法部现已失效的中国倡议为特征,该政策于 2018 年推出,针对美国学者担心“间谍活动” ”。

美国立法者推动了法案,包括 2022 年美国竞争法案和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其中包含在从技术到国家安全等各个方面与中国竞争的更强有力的条款。

因此,立法提案最近重新引发了关于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科学和经济强国之间科技脱钩可能性的辩论。

宾夕法尼亚州维拉诺瓦大学的政治学家黛博拉·塞利格森 (Deborah Seligsohn) 告诉《自然》杂志,“如果美国停止与中国合作,我们将切断我们对科学界很大一部分正在发生的事情的访问”。

不可挽回的损害

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薛澜表示,美国和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研发预算和科技劳动力。 他们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学术文献生产者。

“两国科学家之间的合作非常密切,这种合作对全球科学、技术和创新的发展至关重要,”他说。

他说,中国技术贡献的一些显着例子包括 5G 电信、可再生能源和电池技术。 但近年来,美国政府似乎正试图系统地与中国的科技发展脱钩。

这些措施包括实施出口限制、限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禁止中国公司获得美国技术以及调查与中国合作的美国科学家。

“美方所有这些举动都有一个明确的目的,那就是实现与中国的科技脱钩,”薛说,这些举动已经对中美合作与关系产生了非常负面的影响。

他说,两国科技全面脱钩将给国际科技发展带来沉重打击,为跨境科技合作营造有毒环境,给科技进步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害”。

薛表示,大国之间一定程度的竞争在所难免,但要加强中美对话,妥善管控风险。

“我们不能让竞争变得极端,”薛说。

他说,这需要双方明确竞争边界,并尽力防止紧张局势蔓延到全球经济和国际社会。

他补充说,中美应在气候变化、公共卫生和人工智能治理等可以建立互信的领域促进合作。

互补的力量

中国科学院科学与发展研究所去年发表的一份报告称,中美两国的科学结构具有很强的互补性,两国合作的研究领域可能比以前想象的要多。

这份题为《2021 年科学结构图谱》的报告,根据一个国家高被引论文的产出,详细直观地展示了一个国家学术知识的布局和动态。

撰写该报告的该研究所研究员王晓梅表示,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跨学科研究最积极的贡献者,这是一项重要的科学事业,将为单一学科无法应对的重大挑战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报告称,中国在基于纳米材料的催化剂和药物、环境治理和系统控制工程的跨学科研究方面表现出色。 美国在生态学、植物学、基因编辑和传染病研究等领域脱颖而出。

“这些数据表明,中美两国的科学结构在许多领域具有高度互补性,尤其是在能源、环境、公共卫生和资源管理等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领域,”她说。

中美合作一直卓有成效的前沿科学领域之一是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

本月早些时候,《自然》杂志发表了一项关于发现一种独特类型的快速射电暴的研究,这是宇宙中极其短暂但明亮的闪光,它神秘地持续爆炸,没有停机时间,不像其他具有明显活跃和凉爽的重复射电暴-下降阶段。

卓有成效的合作

这一发现首先是使用位于中国贵州省的世界上最大的单碟射电望远镜 500 米口径球面望远镜发现的。

后来,美国科学家利用新墨西哥州的超大阵列射电天文台定位了宇宙中爆发的源头,这是一个距离地球约 33 亿光年的矮星系。

FAST首席科学家、国际团队首席科学家李迪表示,国际合作一直是FAST发展和成功的基石。

李是美国天文学家保罗戈德史密斯的研究生,他是著名的阿雷西博天文台的前任主任,该天文台拥有 305 米的射电望远镜,该望远镜于 1963 年开放,由于维护不善于 2020 年倒塌。 这使 FAST 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大型射电望远镜。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阿雷西博的下一个火炬手,由于 FAST 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灵敏度,我们可以一起探索更远的宇宙,”李说。

据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称,自去年向国际科学界开放以来,FAST已批准来自14个国家的27个项目的研究批准。 其中包括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印度、西班牙和其他地方的科学家提出的建议。

“FAST 能够吸引国际同行如此多的兴趣和支持,因为我们都被好奇心和对科学、探索和宇宙的共同热爱团结在一起,”李说。 “每当人们对中美科学合作的价值产生怀疑时,就让他们看看令人敬畏的FAST和我们共同完成的所有工作。”



Source link

作者 Amb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