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乔·拜登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于 2022 年 5 月 24 日在日本东京。 [Photo/Agencies]

印度选择退出由美国发起并于今年5月正式启动的“印太经济繁荣框架”框架下的贸易谈判。 贸易,包括数字经济和新兴技术、劳动力承诺和环境,是该框架的四大支柱之一。

在美国于 9 月 8 日至 9 日在洛杉矶举行首次面对面部长级会议之后,这个南亚国家是 IPEF 中唯一拒绝加入贸易支柱的 14 个国家,但专家表示,这种可能性其他成员也担心框架不能轻易跨越,未来可能会有更多困难。

“印度以自己的发展权为由暂时退出贸易谈判,它的想法可能并不孤单。其他发展中国家可能也有类似的考虑,”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部副研究员孙立鹏说,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

“对于这些参与者来说,美国在推动IPEF合作时没有计划开放自己的市场或转移一些利益,这可能是这些参与者的普遍担忧,”孙说。 这些发展中国家大多采取观望态度,尽管它们已经参与了贸易谈判。

魏宗友认为,印度也不是框架内唯一与美国存在分歧的成员。 魏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

“以部长级会议的声明为例,IPEF将促进跨境数据流动的可信度和安全性,培育开放的数字贸易,”魏说。 但是,越南等东盟国家的法律法规与美国完全不同,诉求美国的独特利益。

东盟国家和斐济希望美国帮助他们建设基础设施,并在框架内发展清洁能源技术。 但魏说,中美零和博弈并不是他们希望在亚太地区看到的。

孙说,IPEF相对宽松的事实表明美国实力下滑。 他说,根据其市场规模和全球 GDP 份额,美国似乎不可能发起更具限制性的经济或贸易协定。 所有这些因素都会给 IPEF 的具体谈判带来更多障碍。

在魏建国看来,美方设立框架的主要目的是表明其在亚太地区拥有重大利益和关切,并将更多地为该地区的经济发展贡献力量。 “但实际上,美国不可能在那里大肆消费,其他参与者将来会看到。”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许立平表示,IPEF看似是一个区域经济合作框架,但很难引领亚太经济的运行机制。科学。 相反,它可能会变成制造分裂和对抗的地缘政治工具。

徐说,框架的规则和标准将主要由美国证实,其他成员很难完全接受。 日韩等框架内发达经济体承担不起与中国完全脱钩的代价; 他们可能会看到不成比例的收获和痛苦。



Source link

作者 Amb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