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气候变化的影响和西方对俄罗斯-乌克兰冲突的持续制裁的影响下,粮食价格飙升和供应紧张,每天都有数百万人为食物而苦苦挣扎,他们的希望变得渺茫。

根据来自六个国家的科学家进行的研究模型,全球南方大部分地区的小麦价格可能会发生不均衡的变化并上涨,从而加剧现有的不平等。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82 个国家的 3.45 亿人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创历史新高。 45 个国家的多达 5000 万人处于饥荒边缘,在没有人道主义支持的情况下面临倾倒的风险。

其中,阿富汗、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南苏丹和也门的部分地区已有约90万人面临灾难性饥荒或类似饥荒的状况。

更糟糕的是,由于今年美国主导的对俄罗斯的制裁导致供应链问题,世界粮食计划署发现向有需要的人分发小麦、小麦粉、植物油、豌豆和玉米的成本更高,难度更大。

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主任戴维·比斯利 (David Beasley) 最近表示:“当一个作为世界粮仓的国家成为世界上面包线最长的国家时,我们知道我们遇到了问题。” 他指的是乌克兰,它是世界小麦和玉米的主要供应国。

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在联合国斡旋的黑海倡议下,第一批用于粮食计划署行动的乌克兰粮食将运往遭受旱灾的非洲之角,那里的严重饥饿威胁着超过 2000 万人。

比斯利说,要阻止世界饥饿,需要的不仅仅是粮食船离开乌克兰。

甚至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由于地区冲突、气候变化和 COVID-19 大流行,世界就已经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完美风暴。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屈冬玉一直担心,过去五年全球严重饥饿水平再次飙升。 2018 年至 2021 年间,生活在以冲突为严重粮食不安全的主要驱动因素的国家的处于危机局势中的人数增加了惊人的 88%,达到 1.39 亿以上。

科学家们说,极端天气导致粮食减产被认为是主要原因,全球粮食生产的沉重损失可能会变得更糟。

来自阿富汗、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南苏丹和也门的科学家的新研究模型表明,即使气候减缓目标保持在 2 摄氏度以下,气候变化也将在未来几年显着改变小麦的产量和价格。

Karin van der Wiel 是荷兰皇家气象研究所的气候科学家,也是 8 月 19 日发表在 One Earth 杂志上的一份报告的合著者,他指出,在埃及、印度和委内瑞拉等国,小麦产量可能会下降——在某些地区超过 15%。 但在美国和俄罗斯等国家的高纬度地区以及北欧大部分地区,单产可能会增加。

德国 2022 年的粮食收成自 2014 年以来仍“显着低于平均水平”,超过 4500 万吨,尽管今年干旱仍将实现近 2% 的同比增长,达到约 4300 万吨,德国农民协会说。

德国联邦食品和农业部也表示,气候危机的后果正在田间、菜地、果园和葡萄园中显现。

荷兰皇家气象研究所的气候研究员弗兰克塞尔滕说,在低纬度地区,“在温暖的气候中,降水不足或温度过高通常会限制增长”。

他说,谷物交易会导致价格上涨,无论是由于需求旺盛,小麦净进口国还是小麦净出口国,因为出口推动国内价格上涨。

Selten 引用印度作为小麦进口国的例子,称其“在高价位上依赖进口来保障粮食安全”。增加谷物和其他食品的运输至关重要,但如果国家负担不起,这将意义不大.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农业气象学家张天一说:“随着产量的这种变化,小麦市场的传统贸易地位可能会加深,这可能会导致小麦进口地区位于南亚和北非等低纬度地区的小麦价格比小麦出口国更频繁、更陡峭。

“这些变化不仅意味着已经面临粮食安全问题的国家为关键粮食作物支付更多费用,而且全球市场上的小麦价格可能变得更加波动并加剧现有的不平等。”

小麦价格已在 3 月份达到数年来的最高水平。

“帮助改善发展中国家的粮食自给自足对全球粮食安全至关重要,”他说。 发达国家和国际金融机构要加大力度,确保发展中国家在粮食供应方面获得更多援助。

新华社和 许薇薇 在香港为本报告做出了贡献。



Source link

作者 Amb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