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猛/中国日报

5月份中国社会融资总额强劲反弹。 随着国内COVID-19形势开始缓和,国家正在推动多地复工复产,金融机构正在加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信贷稳定的曙光即将破晓。

5月份新增社会融资总额或增量TSF为2.79万亿元(4175.6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加8378亿元。 该金额是该期间多年来的第二高记录。 未偿总流通量同比增长 10.5%,较上月上升 0.3 个百分点。

5月份,TSF增长结构在资产类别方面相对均衡。 信贷融资比上月增加3659亿元。 直接融资增加4443亿元,表外融资增加810亿元。

5月TSF的强劲表现主要得益于以下因素。

一是根据TSF统计,新增表内信贷1.82万亿元,比上年增加0.39万亿元。 受疫情影响,部分项目贷款加快审批,5月表内信贷大幅增长,复工复产。

二是国债发行加快,直接融资同比增速加快,5月份对TSF的支撑力度较大。

上月政府债券净融资1.06万亿元,比上年5月增加3899亿元。 财政部多次表示,大部分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要在6月底前完成发行,推动国债发行步伐加快。

三是表外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降幅放缓,对5月份社会融资规模有所提振。 委托贷款减少132亿元,委托贷款减少619亿元。 与2021年同期相比,减持总额减少952亿元。

在年初以来经济压力加大的情况下,金融监管机构的执行力度可能会周期性地略有松动。 1-5月,表外委托贷款和委托贷款合计减少4267亿元,对TSF起到支持作用。

上月新增表内表外票据融资6061亿元,远高于上年5月和2017-2021年的年均规模。

中国正在加大杠杆力度,进一步加大帮助企业缓解融资难、融资难的力度。

上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89万亿元,同比多增3920亿元。 公司使用短期贷款和票据来增加财务杠杆。 中长期企业贷款和家庭贷款增速虽然低于去年同期,但较4月份略有改善。

由于 COVID-19 防控措施逐步放松、房贷利率下降以及刺激消费政策的影响,家庭信贷仍然疲软,但略有回升。

5月份家庭贷款同比下降3345亿元,好于4月份的下降7453亿元。 这种改善可能是由于三个积极的变化。

首先,较好的抗COVID-19形势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居民消费和直接收入的负面影响。

其次,除了放宽房地产购贷政策限制,各市因地制宜实施住房政策外,中国还对住房相关金融政策进行了积极调整。 中国人民银行5月表示,将允许商业银行将首套住房贷款利率下限下调20个基点,并引导银行降低5年期贷款优惠加息 15 个基点。 这些举措将推动抵押贷款利率进一步下降,并刺激对抵押贷款的需求。

第三,中国推出了一系列刺激消费的政策。 例如,对价格不超过30万元、2.0升及以下发动机的乘用车,中央财政将减半征收购置税。 各地地方政府也公布了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 这可能有助于促进消费贷款的增长。 然而,由于人们普遍对未来的收入和房价缺乏信心,许多人不愿意成为高杠杆。

5月,央行推动信贷扩张,有利于企业贷款回暖。 继4月设立2000亿元再贷款机制推动科技创新后,中国人民银行5月宣布将煤炭行业定向再贷款额度再增加1000亿元,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央行还推出1000亿元人民币再贷款,支持交通运输、物流和仓储领域。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于 5 月 24 日联合召开的会议,中国当局还承诺增加信贷投放,加强对重点业务和领域的金融支持。

目前,中长期贷款需求疲软的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不过,随着我国经济基本面的逐步回暖和中国人民银行加大信贷扩张力度,中长期企业贷款的回升虽然仍滞后,但还是值得期待的。

5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1.1%,比上月提高0.6个百分点。 中国狭义货币供应量M1同比增长4.6%,较上月回落0.5个百分点。

上月M2与M1同比增速差距拉大,体现出企业对未来生产经营缺乏信心。

5月份居民存款增加7393亿元,比上年同期多6321亿元,比2017-2021年同期平均多5048亿元。消费并增加了他们未雨绸缪的储蓄水平。

前5个月,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增加约1.5万亿元,比2017-2020年同期平均增加8579亿元。因此,不赚取利息或投资收益,仍然存在于金融市场。

公司的短期现金流疲软。 原因大概是:企业经营性现金流入疲弱,对未来发展预期不强,房地产销售仍处于低位。

然而,中国加大了对中小微企业的延期纳税政策,这有助于它们保持相对健康的资产负债表。 随着经济逐步复苏,货运物流逐步企稳,我们希望看到企业的经营现金流有所改善。

本文作者为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钟正生,平安证券分析师张璐、常益新。

这些观点不一定反映中国日报的观点。



Source link

作者 Amb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