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19 日,美国总统乔·拜登登上空军一号,从美国马里兰州安德鲁斯联合基地出发,作为现任总统首次访问亚洲。 [Photo/Agencies]

15 个月前美国总统乔·拜登就职时,他称“印太地区”是他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 他现在将在周五至周二首次访问亚洲,前往韩国和日本。

在东京,他将与所谓的四国集团——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的领导人会面。

拜登此行是为了打消美国因乌克兰危机而更加关注欧洲的观念。此外,他可能会推动所谓的印太经济框架。但问题是拜登此行是否会使本已不稳定的东北亚局势更加如此。

美国新闻媒体报道称,此访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遏制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这种做法一直是美中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增加了东北亚和国际秩序的不稳定性。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担忧。

2022 年 5 月 18 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就乔·拜登总统即将在美国华盛顿访问亚洲的消息向新闻媒体发表讲话。 [Photo/Xinhua]

首先,乌克兰当前的危机极大地加剧了国际紧张局势。 这可能会加剧东北亚的破裂,特别是如果美国要求其盟友在乌克兰冲突中更加积极。

有人用“新冷战”比喻来解释近期国际秩序的变化。 当然,我们看到了一些冷战思维方式,例如将国际事务视为“民主与专制的对抗”。 然而,更严重的问题不是新冷战,而是大国之间可能爆发热战,这可能是全人类的灾难。

第二,今年以来,在朝鲜连续试射导弹后,朝鲜半岛局势持续紧张。

朝美对话没有恢复,因为双方在对话条件上存在分歧。 虽然拜登政府坚持不带任何先决条件地开始对话,但平壤认为,在韩美联合军演和对朝制裁等对朝敌对政策持续存在的情况下,对话毫无意义。

因此,平壤在 1 月份表示将评估重新启动所有暂时暂停的活动,这意味着有可能解除其自 2017 年以来实施的关于测试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的自我暂停。 4月,朝鲜试射了能够打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

在美中竞争加速的背景下,这些风险因素相互作用,使东北亚局势更加危险。 如果是这样,是否有机会扭转局面? 似乎没有人能够给出肯定的答案。

但也有一些因素可以使局势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 最重要的是,国际社会最近对冲突和对抗危险的认识不断提高。 随着国际形势的恶化,许多国家的国内经济问题也越来越严重。

德国哲学家伊曼纽尔·康德在他的《永久和平》一书中指出,对危险的恐惧可以引发走向和平的运动。 有一段时间,利用外部冲突可以掩盖国内问题的严重性,但这种做法是不可持续的。 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中需要吸取的教训。 但这是一个应该尽早——尽快——而不是迟到的教训。

对于拜登来说,韩国之行可能是最关键的。 Newly elected President Yoon Suk-yeol, in his election campaign, signaled some big shifts in Seoul’s foreign policy toward strengthening the US alliance and even a more confrontational approach toward Pyongyang. 因此,ROKUS峰会可以为拜登的印太战略注入新的动力。

迄今为止,韩国新政府保持着谨慎的态度,并未追求快速的政策变化。 尹政府似乎也在考虑近期局势的变化可能导致最坏情况的可能性。

迄今为止出现的矛盾,短期内难以化解,新的因素可能会出现。 让我们希望,这种谨慎的态度将带来新的合作机会,而不是加剧当前的冲突。 为此,华盛顿和首尔需要仔细考虑两件事。

首先,即使他们追求共同的目标和价值观,也不应该试图针对或排斥任何其他人。 他们应该以树立榜样的方式为国际社会做出贡献,而不是引发对抗。

二是推动有关国家开展全面合作,防止朝鲜半岛军事紧张局势升级。 这是实现东北亚和平稳定的前提,也是谋求东北亚和平稳定的出发点。

作者是首尔成江会大学中国研究教授。



Source link

作者 Amb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