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9 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和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未图示)在美国华盛顿的白宫校园内与商界领袖和州长举行虚拟会议,讨论供应链问题,特别是解决半导体芯片问题。 [Photo/Agencies]

正如美国的芯片制造商争夺数十亿美元的补贴以提振国内制造业一样,该行业也面临着一个问题:需求突然萎缩。

美国总统乔拜登上个月签署了《芯片和科学法案》,以对抗中国的技术发展。

白宫表示,提供高达 520 亿美元的补贴,这些援助还将有助于解决困扰许多行业的芯片短缺问题,并使该国免受未来东亚供应链中断的影响。

行业专家表示,该立法代表了美国政府对工业发展和经济政策的重大干预,他们警告说这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

但现在专家们指出对芯片的需求突然下降。 这一变化背后的因素之一是自今年年初以来供应链中库存的迅速增加。

另一个原因是个人电脑、智能手机和其他设备的需求疲软,因为消费者减少购买,制造商因担心经济衰退而减少生产。

芯片设计师英伟达报告称,其游戏部门的收入比上一季度下降了 44%,而领先的存储芯片制造商美光科技表示,需求正在迅速下降。

这一突然转变发生在美国芯片制造商准备开始利用芯片和科学法案的资金增加新产能之际。 据芯片设备行业协会 SEMI 称,今年将有 24 家大型工厂开工建设。

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公司的分析师约翰·阿博特在 8 月 22 日的博客中表示,半导体行业历来是周期性的,尽管有新的资金,但周期性性质仍将继续。

“在一两年内,我们可能会看到产能过剩,至少是暂时的,这将考验那些承诺进行昂贵扩建的公司的决心,”他写道。

该立法规定,如果企业在中国建立新的半导体产能或扩大现有产能,则不能获得补贴。

“补贴附带的保护主义条件可能会迫使芯片行业限制海外合作和销售,”雅培写道。 “如果美国芯片公司不能再向中国销售,他们就错过了他们产品的最大市场。”

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全球芯片短缺对许多行业造成了沉重打击,尤其是汽车行业。 这些干扰使政策制定者意识到芯片的重要性,并帮助推动了该法案在国会的迅速通过。

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艾伦·赛克斯(Alan Sykes)在最近一篇关于立法的文章中写道:“但很难从大流行中找到补贴半导体制造的理由。”

“政府‘挑选赢家和输家’的努力可能只会浪费资源,即使从狭隘的角度来看,在实践中也收效甚微,”​​他说。 “在这方面,很难说芯片制造,尤其是现在最常在海外制造的‘商品’芯片,是否适合‘战略贸易’框架。”

赛克斯将他称之为“生产美国人”的《芯片和科学法案》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购买美国货”政策进行了比较。

赛克斯说:“两者都有可能鼓励成本更高、效率更低的公司生产,这些公司只有凭借获得的补贴或从买家那里获得的优惠才具有竞争力。”

专家表示,将芯片制造带回美国并不能解决芯片短缺问题,因为供应链现在非常复杂且具有全球性。

根据全球半导体联盟和埃森哲的 2020 年报告,半导体价值链的每个环节都有 25 个国家参与直接供应链,23 个国家参与支持市场功能。

研究人员发现,一个芯片的组件在完成之前可以行驶 40,000 多公里,而一个半导体产品可以跨越国际边界 70 次或更多次,然后才能最终交付给最终客户。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技术与国家安全讲师梅丽莎·格里菲斯 (Melissa Griffith) 说,政府很难干预一个技术复杂的行业而不从根本上破坏它。

她在最近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说:“你不想让自己处于安全政策限制的位置,例如,在收购或合并方面,他们可以在哪里销售某些类型的产品。”

她补充说,这将使这些公司在美国无法生存,因为它们无法创新或竞争。

“重要的是,我们认为成功的世界不可能是‘没有中国’,”她说。 “在你试图限制某些国家在这一领域的努力时,你可能会限制和限制你自己公司在这一领域的努力。”



Source link

作者 Ambition